米迦尼

佛系更文,随机掉落……

我从未见过如此疯狂的团队,我从未见过如此铁骨铮铮的一群人

【獒龙】一个狗血的故事(上)

净化tag。

卡了挺久的一篇文,黑道AU,ABO,慎戳!

——

  张继科把马龙给绑了,陈玘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人还在英国,原本就是一点就着的性子听见这个消息差点炸上天,呛人的信息素差点把身边的方博给掀翻了。

  方博拦着他劝:“哥,别,你冷静,都是自家兄弟,犯不着喊打喊杀的。”

  陈玘冷笑一声,自从一个月前张继科回到B市,他就派了人盯着那只狗崽子,料到他会有些什么动作,却是没想到这人胆子过了三年还真是越来越肥了,在秦门的地盘绑走了秦门的一把手。

  陈玘在马龙三年前把张继科送走的时候对马龙说过一句话,却是没想到这句话三年后会真的验证了。

  他说,你养的这是头狼崽子,看着乖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眼泪都出来了!!!今天的比赛真的太精彩了!!!龙队!!!!(ノಥ益ಥ)(ノಥ益ಥ)(ノಥ益ಥ)

【獒龙】少年时(一发完)

 OOC!慎入!都是我的锅!都是脑洞堵不上的错!

请勿上升至真人!

 青春期的一群孩子邪火旺,对些东西一知半解的,心里揣着兴奋,闹着闹着话题就能带点颜色。

  

  十几岁的年纪,张继科一天到晚挂马龙身上,没少被人笑说他这是给自己找了个童养媳自小绑定。

  

  他就把脑袋搁马龙肩头,半睁着那双桃花眼,说:“嫉妒啊?嫉妒也不是你们的。”

  

  马龙乖,白白净净的看着像个小糯米团子,尤其是现在头发长长了些,发丝软软的耷拉着,蓝色的发带衬得人更是乖巧。被他这么一闹耳朵都红了,白玉似的耳垂泛着红,自小没变的奶音就是一句:“不要则样。”

  

  张继科也白,模样长得更是...

【昕博】我心如玉(一发完)

 OOC,微獒龙,慎入!

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


  
  南方的天说变就变,也没个征兆,昨天是艳阳高照,今天可能就冷到发抖,方博刚从被窝里爬出来又被冻得躺回去了,十月的天冷成这样也是服气。
  
  这儿地处江南但的确不算个养人的地方,冬冷夏热,四季多雨却少了些江南水乡的温柔多情,群山拥拢,晨起的雾气将院子里的衣服酝湿了薄薄一层。
  
  方博就是这么个不大的县城里的捕快,太平盛世的,平时也不见有什么大事,鸡鸣狗盗都少,更别提什么杀人放火了,多是些邻里纠纷,东加长西家短的,日子过得也算安生。
  
  但可能老天看不得他这么安生吧,在他24岁生辰那天,给他来了份大礼。
  
  
 ...

【昕博】负负得正(中秋快乐!)

OOC!  微獒龙!   ABO!    不开车!

慎入!慎入!慎入!

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

————————————————

  方博自认和许昕关系算不错的,别看平日里两个人掐得狠,可要真出了些什么事儿,方博二话不说就能祭出自己四十米的大刀上阵挺自家兄弟。
  
  但偏偏有些事不是说挺就能挺的,例如,在对手是只藏獒的情况下……
  
  队里今天的画风依旧良好,张.场上藏獒场下废狗.继科持续葛优瘫的状态在沙发上,alpha日天日地的信息素毫无自制的释放,让方博这个beta都有点心猿意马。
  
  看了眼沙发另一...

【昕博】方便面,西游记,柚子和你(一发完)

OOC有,私设有,微獒龙,慎入!

请勿上升至真人!请勿上升至真人!请勿上升至真人!

       *
  
   许昕和方博是对天生的冤家,俩人碰一起没几分钟立刻能掐起来。但俩人交情其实真不错,方博晚上饿了偷偷开小灶第一个找的也必定是许昕。
  
  国乒队宿舍,许昕眼镜都没戴就被方博拖这偏僻一角来了。
  
  “火腿肠。”
  
  “给。”
  
  “卧槽,这特么是胡萝卜!许大蟒你已经瞎到分不清火腿肠和胡萝卜了?”
  
  许昕被他吵吵得脑仁疼:“大哥,这黑灯瞎火的你指望我能从这袋子里拿出啥。”
  
  方博嘴里咬着半截胡萝卜...

【四副】一辆画风清奇的车(慎入)

_(:з」∠)_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OOC!!私设有!!车!!!慎入!!!

车技一向不太好(๑ १д१),亲爱的们慎入!!!

我弟弟今天终于开学了,就把这当贺礼吧【泥垢】


http://m.weibo.cn/2694130011/4014934629139197?sourceType=sms&from=1069095010&wm=9856_0004

【八一】【苏越】异闻录(上)

【不是NP!不是NP!不是NP!】

(T▽T)里约这届有毒的奥运会结束了,莫名有些舍不得呢。

(T▽T)别问po主这个迷一样的CP是怎么回事,po主也不知道【泥垢】

————————————

  长沙处南方,秋冬湿冷叫人熬得难受,六儿年前藏了些钱,打算越冬给自己买件棉袄。当今世道不太平,老百姓求的也不过是活下去,得过且过,自己的性命明天还能不能在脑袋上还是个问题,谁又有心思去管别人的死活,尤其是个不认识的人的死活……
  
  六儿有些楞楞的看着躺倒在自家门口的男人,邻里街坊紧闭的门宣示了这个男人的走投无路。他有些纠结的咬了咬自己的手指甲,直愣愣待在这寒风里,冷风一吹吹得他的脑袋清醒了些,...

© 米迦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