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迦尼

佛系更文,随机掉落……

【獒龙】一个狗血的故事(上)

净化tag。

卡了挺久的一篇文,黑道AU,ABO,慎戳!

——

  张继科把马龙给绑了,陈玘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人还在英国,原本就是一点就着的性子听见这个消息差点炸上天,呛人的信息素差点把身边的方博给掀翻了。

  方博拦着他劝:“哥,别,你冷静,都是自家兄弟,犯不着喊打喊杀的。”

  陈玘冷笑一声,自从一个月前张继科回到B市,他就派了人盯着那只狗崽子,料到他会有些什么动作,却是没想到这人胆子过了三年还真是越来越肥了,在秦门的地盘绑走了秦门的一把手。

  陈玘在马龙三年前把张继科送走的时候对马龙说过一句话,却是没想到这句话三年后会真的验证了。

  他说,你养的这是头狼崽子,看着乖巧,指不定什么时候冲着你脖子来一口,放你一身血。

  那时候马龙听着倒不甚在意,笑得矜贵,说,继科儿是我带大的,我心里有数。


  
  马龙第一次见着张继科是在B市的地下赌场,鱼龙混杂的地方,做的多是些见不得光的买卖,赌徒,酒客,混混,妓女,什么人都有,烟酒环绕,突然出现个十五六岁的小少年总是能让人在意些。

  马龙是在擂台上见到张继科的,那时他把一个壮硕如牛的黑人给摁地上打,那黑人脸上身上全是血,半张脸肿得不像样,一只眼睛已经充了血,整个人处于半昏死的状态。

  台上的少年身材瘦高,白白净净的样子拳风却是凶悍得不像话,一双桃花眼煞气非常,右脸肿得老高,呸了口唾沫带着几缕血丝。

  赌场的老板说,台上那的少年叫张继科,去年来的,这是他在这里打的第445场了,一场没输。

  许昕问他,真的假的,这小子?一场没输?
老板有点哭笑不得,心说,我骗你们这个做什么啊。

  许昕比起张继科还要小了两岁,眼神虽然不算好,可是看人的眼光可是毒得厉害,他像是听懂了老板内心的腹诽,摊了摊手,说,我就问问表示表示惊讶。

  马龙摇了摇头,对着自家师弟这个吊儿郎当的性子也是无奈,转过头看了眼台上,那个黑人已经彻底昏死了过去,张继科抬手把拳套给扯了下来,像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也转过头和他的目光相撞,像是没想到他会突然转过头,马龙愣了会儿,而后不慌不忙冲他点了点头,温和且儒雅,台上的少年却早已经把视线移开,留给他一个后脑勺,一圈挑染的红色的V放肆且嚣张,像极了他的性子。

  后来马龙招张继科做徒弟的时候那圈V早已经不见踪影,只是之后很多年马龙想起张继科那圈红色的挑染总会第一时间蹦出来。


  马龙被绑走的时候还是上午七八点,等他醒过来就已经晚上十点了。

  恍惚间觉得自己要摔倒,绷紧了神经转醒却是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没有摔倒的可能。
入目是大片大片明晃晃的白,晃得他脑袋有些晕。

  “师父。”略带些低沉的声音传入耳朵,即使过了三年马龙也能即刻知道这是谁。

  他想坐起身却发现身体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使不上。

  自己这徒弟倒真可以出师了,他有些无奈的想。



  
  其实张继科回国的消息马龙知道的比陈玘要早一些,回国之后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也来的挺快的。

  吴门的老太爷六十大寿办得风风火火,王皓和马琳两个人把道上有名号的请了个遍,虽然秦门现在是马龙当家,但秦志戬和吴老太爷素来交好,倒是亲自来了一遭。

  马龙没有不来的理,顺带着刚从越南回来的许昕也被他从屋里给挖了出来。

  他们来的时候肖门的人已经到了,陈玘端着个酒杯陪着王皓,说是在哪里找到了一种好酒,专门给他带了一瓶。

  肖战来得晚,身边跟着个模样好看的青年,有眼力劲的一眼就能认出这人——马龙三年前逐出门的徒弟——张继科。

  张继科戴着副眼镜,看起来倒是挺斯文,跟在肖战身边没什么话,出色的样貌却让在场的一些女眷有些蠢蠢欲动。

  丁宁撞了撞马龙的胳膊问他:“诶,龙哥,你看,好看不?”

  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张继科陪着肖战在应酬,身边还有位娇小漂亮的少女,张继科时不时照顾她的身高弯下腰说些什么,两个人有说有笑,看起来颇为登对。

  马龙没说话,微微弯了弯唇角,他模样生的干净,抿着唇笑笑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要小些,天生的笑眼弯弯的很是好看,可却是实实的透着股疏离感。

  丁宁说:“龙哥,为了我未来的幸福,给我做回僚机呗。”丁宁和马龙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几年前她给自家老爹撂了封信说世界那么大她想去看看,一个人背着个包还真去环游世界了,一个星期前才回的B市,对于马龙和张继科之间的那些事她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甚至不等马龙回答丁宁就扯着他过去了,肖战有些事走了开,丁宁性子活泼,堪堪几句话就搭上了那个叫“小枣”的女孩,到底两个女孩子年龄相仿,兴趣也相投,没一会儿就亲亲热热的。

  倒是两个大男人一言不发显得有那么些尴尬。

  丁宁不动声色的撞了撞马龙,示意他说些什么。

  马龙笑了笑,端着酒杯看了张继科一眼,说:“好久不见,你长大了。”听语气倒真像是位关心晚辈的长辈。

  张继科握着手中的高脚杯碰了碰他的杯子,语调带着三分困倦,低音炮很是好听:“毕竟都三年了。”说着挑了挑眉毛看了眼她身旁的丁宁:“三年不见,师父身边的佳人还真是一个赛一个的漂亮。”

  “师父?”丁宁倒是没多留心他话里隐藏的韵味,反而被这一称呼给勾起了好奇心:“除了高远你还有徒弟啊,厉害了啊龙哥。”
  
  “以前带过一会儿罢了,继科儿叫我一句师父还是看得起我的。”
  
  “怎么会呢,”张继科说:“师父教我的东西可是够我受用一生呢。”
  
  张继科的话带着分阴阳怪气,马龙倒没再接他的茬,笑了笑没多说些什么,只是接下来张继科的目光一晚上都跟着他——赤裸裸的,毫不掩饰的目光。
  
  
  和三年前的他的目光很是相似,却也有些什么不一样的参杂在里头。
  

  
  
  
  
  
  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情是不讲道理的,例如有利可图时道理就显得极其累赘,例如明明社会已经进化到现代文明社会却摆脱不了远古兽性的ABO法则,例如马龙那个生得漂亮白净的小徒弟是个alpha而在B市呼风唤雨的马龙却是个omega。
  
  当然,最后一点的后者对于B市的绝大多数人而言还是个秘密。

  曾经多少人在背后嚼舌根说马龙是个性冷淡或者说他那方面不行,否则哪可能有A对那些个O的投怀送抱没一点反应,后来又反应说原来马龙是个同A恋,呵呵,找了那么个小徒弟老牛吃嫩草啊,龙爷还真能玩儿。

  只是后来这棵嫩草的手段还真让道上这些个猴子瞠目结舌。

  太狠了,老六伏了十年的网被张继科连着网那头的人一并拽了出来,手段之狠戾让道上不少人心惊,都说马龙这个小徒弟还真不像秦门的,倒是像极了肖门做事的手段,尤其和陈玘相似。

  陈玘听说这件事还是后来王皓当笑话给他说的,他扯了扯嘴角,说:“如果没马龙帮着,他那么个毛头小子手段再高还想翻天?马龙差那条暗线查了可不止三四年,背后推他一把帮他显个名号,一群没脑子的倒是真把那小子夸上了天,呵,不过,那小子做得倒是真不错。”

  而那当事人这时候正垂着头受训——和许昕一块儿。

  刘国梁把两个人从头到脚怼了一遍,翻着番怼,累了一旁的孔令辉给他递了杯茶他喝了口接着怼。

  等刘国梁怼完张继科和许昕两个就活像两株霜打的茄子,一个比一个颓,张继科头上那撮头毛都耷拉下来了。

  许昕说:“刘老这是疯了吗?两个个小时啊,他念了一千四百八十二个是哇,不累吗?卧槽,不行我得去找我师兄寻求爱的抚慰。”

  张继科踹他:“爱你妈!”

  许昕说:“无父无母一条蟒,师兄当爹又当妈把我拉扯大,你个小屁孩懂啥。”

  张继科还想踹他,可许昕溜的就往马龙书房跑,张继科到底身体素质好,抢先他一步,还顺便把门给锁了,许昕趴门上冲里面嚎:“师兄!师兄!我昕儿啊!你看张继科那小屁孩无法无天连师叔都敢怼啊!师兄!”

  张继科觉得心里痛快,转头就看见马龙正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眼里带着几分笑意:“继科儿?”

  虽说张继科是马龙的徒弟,可说实话张继科和自己这师父除了拜师时的那杯茶还真没什么交集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马龙怎么就收了自己做徒弟了,但说到底张继科还真有点怵马龙,也说不清是因为名头上马龙占了他师父的称号所以生了些敬意还是因为马龙那双内双的眼睛瞳色太浅,看着他心里一阵阵发慌。

  少年人撑着些不知为何的倔强,强装着无所谓说:“和大蟒闹呢,不知道怎么就到这里了。”

  马龙像是接受了他的说法,点了点头:“在这里还习惯吗?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还行,挺好玩的。”

  “那就好,出去吧,顺便把昕儿叫进来。”

  马龙掌权太久了,习惯性摆出上位者的姿态,这个人笑起来太温和,像是只无害的兔子,可眼神和姿态却是凌厉,矜贵的样子像是对一切都了然于心,能将一切玩转在手掌心。

  张继科极讨厌他这副样子,毫无理由的讨厌。

  也不知怎的,突然脑子一抽说道:“老六那条网的几个点是你让大蟒提醒我的吧。”说完他就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这话说的真他妈蠢翻了,这事外人不知道可道上凡是有些心眼的心里都跟明镜似的,

  马龙像是没想到他会问个这样的问题,过了会儿才眉眼弯了弯,慢吞吞的说:“你猜。”

  浅色的眼瞳看着张继科带着几分笑意,倒是不知怎的把张继科闹了个大红脸。

  
  张继科出马龙的办公室的时候那双扑棱的大耳朵的耳朵尖都红透了,许昕趴马龙的书房门上看了他一会儿,问:“咋了哥,发春啊?”

  “滚你妈的蛋!”

  许昕嗖一声窜进马龙的书房。

  张继科在原地站了会儿,心里不住的唾弃自己怂,脸红个啥,揉了揉脸,恍惚间闻见自己袖子上沾上了些味道,清清爽爽的,像柠檬,内心腹诽马龙跟个O似的喷香水,却又详装不经意的嗅了嗅袖口的味道,耳朵又红了一片。

  
  
  张继科18岁分化的时候动静大,血气方刚的少年控制不住自己,烈酒开坛似的alpha信息素席卷了整个秦门大宅,张继科出了禁闭室第一句话就是要找他师父。

  刘国梁说马龙出门办事去了,这会儿不在大宅。

  张继科头毛都蔫了。


  
  马龙回来的晚,老管家告诉他张继科今天分化了,alpha过于霸道的信息素可惹了不少麻烦。
  
  老管家是亲眼看着马龙和许昕长大的,把他们看成亲儿子似的照顾,对待马龙带回来的张继科更是宠,这会儿带着些宠爱的抱怨,倒真有些唠家常的感觉。

  马龙倒不是很惊讶,说,继科儿本来就不是个安生的主。

  老管家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叹了口气,轻声说:“少爷,您,唉。”

  马龙打断他,说:“陆伯,时候不早了,你也去睡吧。”

  他自然是知道陆伯想说些什么,说到底还是在愁着马龙的第二性别,道上的人都知道马龙是个alpha,在马龙分化前整个秦门也都相信马龙会是个alpha,可命运恰恰是爱捉弄人,马龙分化成了个omega。
  
  当初马龙从禁闭室出来后第一时间找到秦志戬说要把自己的腺体切除,秦志戬把他骂得狗血淋头他也不听劝,最后还是刘国梁出面和他谈了好几天他才松的口,改用抑制剂。

  刘国梁和秦志戬都知道马龙是个多轴的人,omega的发情期是个大麻烦,虽然目前用抑制剂可以暂时压制住,但心里都清楚抑制剂不可能是长久之计,马龙的身体现在成为了对他而言最大的不可控因素,等到了抑制剂也压制不住的那一天,割除腺体无疑会成为马龙解决这个不可控因素的首选。

  他们都在等,在观望,也都在做着准备,秦志戬这几年招揽了不少医生,对外说是给自己备着的,可知晓实情的都清楚,他是在为马龙做的,马龙的身体就像颗定时炸弹,所有人都在心里提防它爆炸的时刻,却没想到马龙突然带回了个张继科。


  
  张继科是马龙的徒弟,可张继科也是个alpha。



  张继科在拳房,他就开了自己头顶的一盏灯,偌大的拳房除了他身边一片暗寂,小伙子亢奋的荷尔蒙需要有个发泄渠道,他的力量比起十五六岁的时候要大得多,沙袋一拳一拳被他打得“砰砰”作响。

  “分化了也不至于这么亢奋。”
  
  拳房的灯全亮了起来,张继科被这突然的亮光闪得眯了下眼,定睛一看马龙正站在门口,身上穿的还是件笔挺的西装,显然他一回来就来找自己了。这样的认知让张继科的心情莫名愉悦了起来。

  马龙拿过一旁的毛巾递给张继科,说:“歇一下吧。”

  “刘老说你出门了。”

  “嗯,东码头那里出了些事。”

  “哦。”

  “还有件事。”

  “什么?”

  马龙从口袋里掏出了个小盒子递给张继科,说:“你看看。”

  “礼物?”

  “你猜。”

  “真俗。”张继科嘟嘟囔囔,脸上的表情却半点不见嫌弃。

  盒子里躺着块碧玉,看成色就知道价格不菲,一根艳红的绳子串着,张继科莫名的想起了自己曾经脑袋后头那圈红色的V。

  “玉能净戾气,清心性。”马龙说:“前不久在吴老那儿看着的这块玉,觉得挺适合你的,就讨了过来。”

  张继科这会儿倒是有些扭捏了,拿着那块玉,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还有,”马龙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在他唇角印了个吻,低着声音,说:“这才是礼物。”

  灼热的呼吸扑在唇角,柠檬香摄得张继科迟迟没反应。

  马龙像个没事人似的抽了身,眉眼淡的在过亮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模糊,仿佛刚才那个越了界的吻只是场幻觉,他说:“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

  


—tbc—

评论(52)
热度(612)
© 米迦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