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迦尼

一般都不会逆!

【焚越】【苏越】青玉案(3)

百里屠苏,百里屠苏,百里屠苏。

这四个字摧枯拉朽似得将陵越平日里的自持稳重给打得七零八落。那个本以为再回不来的故人,应龙腾空,精魄散尽,天墉一场雨,陵越彻骨的冷,多少个日日夜夜,他等回了风广陌,等回了焚寂,却独独等不到那个黑羽鸦发,眉间一点朱砂的少年。

“掌门。”

一路上弟子见了陵越无一不是恭敬有加,可内心不住疑惑,掌门这匆匆忙忙的是怎么了。

再看焚寂亦是沉着一张脸跟在陵越身后,那弟子摸了摸后脑勺,嘟囔了一句:“今天是怎么了,难不成那九天魔君打过来了不成,怎的掌门他们都这个模样。”

九天魔君自是未到,但陵越却是见着了另一位意料之外的客人。

“风姑娘?”

水蓝色的袍子上绣的是繁琐的幽都纹饰,眼前的风晴雪依旧是百年前的模样,但却是一种难以言说沉稳,与陵越印象中那位古灵精怪的少女大有出入。

风晴雪见着陵越,扯出一个苦涩至极的笑,刚想说什么,却是瞧见随后而来的焚寂,一时竟有些呆楞。

“苏苏?”

焚寂闻言,倒也不着急解释,只是看着风晴雪身后那个被斗篷遮得严严实实的人,挑了挑眉,道:“四魄散尽还能活着,风姑娘对这百里屠苏倒是真上心啊。”

风晴雪是何等的玲珑心思,看焚寂背上那一柄赤色长剑,加之这一路上听说来的,自是将焚寂的身份猜了七七八八。

她苦笑着摇了摇头,都是痴儿啊,无论是她,还是陵越。

恰是斗篷里的人动了动,睡意朦胧的少年揉了揉眼睛,拽着风晴雪的袖子撒娇似的说:“晴雪。”
屠苏?

陵越甚至有些怀疑眼前这人也是剑灵,否则依自己那师弟的性子,怎可能做出这样的动作。

“风姑娘,屠苏这是?”陵越蹙着眉问道。

风晴雪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自苏苏还魂以来,一直是如此。”

那天百里屠苏三魂七魄散尽,本是必死无疑,幸得风晴雪以玉衡之力,集齐他命里魂魄,再以瑶山灵木助他还魂,奈何还魂时玉衡动荡,百里屠苏三魂七魄少了四魄,故醒来便得了这么个心智不齐之症。

风晴雪本是下定决心寻遍世间为他寻得那四魄,却是七天前风广陌无故失踪,下落不明,幽都无人,冥界大批精怪于日食之日定会伺机突破幽都结界,幽都必须一人镇守,纵观整个幽都,也仅有风晴雪能担得起这一重任,她是幽都灵女,理应担也必须担这个责任。

风晴雪朝陵越施了个礼,道:“幽都生我养我,对晴雪亦是百般纵容,如今大哥下落不明,幽都有难,晴雪必须回去,陵越大哥,苏苏,就拜托你了。”

眼前的女子在这世上跌跌撞撞百年,一颗真心尽数付给了百里屠苏,不老不死于她而言又何不是一种煎熬,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一个死去,她在世间寻寻觅觅,只为那一人,她不知他的下一缕魂魄于何处,是一株草木抑或是一块顽石,只是一人奔波于世间,为了那一人,为了那百里屠苏,为了与那人再携手看一次桃花。

陵越突然觉得喉间似是哏了什么,张嘴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觉得心酸,一种难以言说的心酸。

风晴雪摸了摸埋在自己怀里的少年的头,道:“苏苏要在这里乖乖的,好好听陵越大哥的话好不好。”

百里屠苏抬头看着风晴雪,乌黑如墨的眸子亮得像是藏着星星,终是点了点头,应道:“嗯。”










“喂,臭小子你给我过来。”焚寂盘腿坐在石凳上,对着百里屠苏说。

可显然百里屠苏对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并无多大的好感,只是不停的往陵越身后躲,最后甚至直接抱着陵越的腰就不肯撒手,任焚寂怎么说都不过去。

陵越对百里屠苏这突然一下是既无奈又有些怀念。

印象里屠苏刚来到天墉城那会儿认生,不愿和别人亲近,却偏偏总是缠着陵越,甚至晚上噩梦缠身,也是自个儿抱着枕头钻进陵越的被窝抱着陵越的腰不撒手才睡得着。

只是那时不过八九岁的孩童一转眼也长这么大了。

陵越有些恍惚,似是能看见屠苏幼时蜷缩在自己怀中寻求温暖时,小小的一团,揪着自己的衣襟,说着‘师兄是世上最好的人,屠苏要一辈子和师兄在一起’时的模样。

“你笑起来真好看。”

陵越一回神就发现百里屠苏正贴着自己的脸,一双眸子盯着自己,像发现了什么大事件似的。
陵越放射性想躲,可百里屠苏人虽是有些呆傻,可到底是个成人,气力不减,见陵越想躲,越发要凑过去。

将陵越紧紧抱在怀里,百里屠苏碰着他的额头,一双漆黑的眸子盯着他,竟是说不出的认真;“我喜欢看你笑,你笑起来好看。”

陵越发现自己竟挣脱不了他的怀抱,喝道:“胡闹!”

还想说着什么,一人却是强行将两人分开。

焚寂随手将百里屠苏往一旁一扔,黑着脸竟是有些动怒:“别动手动脚的,仗着自己脑子不行想开个’傻后乱性‘也要看老子肯不肯。”

评论
热度(14)
© 米迦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