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迦尼

佛系更文,随机掉落……

【四副】化直为曲(一发完)

  老一辈感情不错到了新一辈自然要延续些旧风俗。
  陈皮的老子在长沙市也算个说得上话的人物,人脉自然也广,一来二去倒也结识了八个不错的牌友。
  九个人没事就凑一起旅个游唱个歌打个牌什么的,慢慢就觉得越聊是越投机,干脆在一次组团爬山,当着观音娘娘的面就结拜了。
  陈皮后来也吐槽过他爸,说:人家结拜都是拜的关二爷,你们倒好,拜观音娘娘。他爸心宽,压根没理会这兔崽子。
     结拜是按岁数来排的,陈爸爸恰好排了个老四的位置。
  后来各家都结婚生孩子了,感情是越发的好,几家家长一拍大腿,想,得了,干脆孩子也结拜吧。
  可在排名这里遇了难,几家孩子说谁也不愿意做老九,争着做老大,张爸爸本来想说要么还按岁数排,他家儿子一个眼刀飞过来,不好,差点忘了这小子比老李家的儿子小。
  张爸爸按岁数做了好几十年老大,到了自己儿子这里怎么能让自己儿子做老二呢。
  张爸爸到底是个文职人员,点子多,晚上开了紧急会议,冲自己儿子使了个眼色,小张也扯着这些兔崽子开了个紧急会议,第二天,双方都谈妥了,父母那辈怎么排这辈就怎么排。
  于是陈皮有幸在年龄倒数第二大的情况下排了个老四。
  
  
  
  张日山和张启山同岁,但月份上他算是小张的表弟,陈皮八岁的时候乍一听这个名字就觉得一股王霸之气袭来。
  呦呵,这张表弟老子够可以的啊,司马昭之心啊。
  于是陈皮怀着一种期待加好奇的心态第二天看见了这位大他六岁的张小哥哥。     本以为和他名字相衬怎么也得是个五大三粗,胳膊有碗口那么粗,跟鲁智深样的人物。
  但这张小哥哥长得真是意料之外的好看啊,瞧那眼睛,瞧那鼻子,瞧那白净净的皮肤,衣服规规整整跟穿军装似的。
  禁欲系啊这是!
  后来陈皮才知道张表弟老子是当兵的,从小就跟训小兵似的训他,也怪不得养出个禁欲系的儿子。
  陈皮年纪小,嘴也甜,扯着张表弟的袖子一口一个张小哥哥,别提把几家父母逗得多开心了,张表弟一向唯自家表哥是瞻,也没和别人多接触,一下多了这么个孩子缠着自己,开始还有些别扭,但到底是个孩子,没过多久两个人也就一起去打滚去了。
  嗯……应该是陈皮在那儿打滚,他在旁边看着当心他给摔了。
  
  
  张表弟临走的时候陈皮当即就不干了,抱着张表弟的腰就嗷嗷大哭,张表弟雪白的衬衫蹭满了他的眼泪鼻涕,他通红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娃娃脸委屈得成了包子,就那么看着张表弟。
  张表弟又是拍又是哄,好说歹说他才停了哭声,红通通的眼睛直愣愣看着张表弟,就怕他趁自己不注意给跑了。
  几家父母看这情况也没辙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陈爸爸身先士卒,蹲在陈皮身边就说:“皮皮啊,你看哥哥要回家了,你这样一直抱这哥哥,哥哥可就走不了了。”
  陈皮抱得更紧了,说:“那就不走了。”
  呦呵,好霸道的小子。
  军官张爸爸挑了挑眉。
  陈爸爸再接再厉:“皮皮,哥哥回不了家会很难过的,你不想让哥哥难过吧。”
  陈皮偷偷看了眼陈表弟,陈表弟低着头不说话,一双手轻柔地在陈皮背上安抚。
  “那,那哥哥把这里当家不就好了。”
  陈爸爸被自家儿子的强盗逻辑给震惊了:“这,这怎么行,哥哥又不是你媳妇,还能一辈子陪着你啊。”
  陈皮眼睛一亮,喊道:“谁说不行,哥哥就是我媳妇,就是!就是!”
  说着跳起来搂住张表弟的脖子往下一拉,嘴唇就贴了上去。
  “好了,”他一抹嘴:“现在哥哥是我媳妇了。”
  众目睽睽,光天化日。
  一向泰山崩于前而不动的张小佛爷不禁也为之色变:天下居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后来皮皮长大了,小豆丁变成了个大男孩,陈爸爸那心宽体胖他倒是一成也没学会,娃娃脸,高鼻梁,模样要多俊俏就有多俊俏,脾气不知是像了谁,偏执又固执。
  几家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免不了陈皮小时候那件事就被揪出来讲。
  霍家小姐笑得前仰后翻,说:“哈哈哈,看不出来啊皮皮,原来你小时候是个风流胚子啊。”
  齐老八扒拉着胸前一个怀表似的东西,打趣说:“皮皮来,八爷给你卜一卦,看你和小张有没有缘分。”
  陈皮一个眼神过来,八爷秒怂,挤到张大佛爷身边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转头,事件主人公之一正在厨房切水果,陈皮眼神一紧就摸了进去。
  “也就是你爱瞎忙活,这些事叫王姨做不就好了。”
  张表弟正低头切杨桃:“没事,这点事我还做得来。”
  一抬头,一张娃娃脸就那么出现在自己眼前,眼睛亮晶晶的像是藏了星星。
  “你。”
  反射性想躲,可身前的人却一把捞过他的腰,笑道:“躲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张表弟没说话,继续回去切杨桃。
  陈皮靠在流理台上,看着他切杨桃的手,突然出声说:“我想吃。”
  张表弟当下刀,转身给他拿了把叉子。
  她摇头,跟撒娇似的说:“喂我。”
  张表弟叹了口气,一边叉了块杨桃往他嘴边送一边说:“所以皮皮小朋友今年多大了?”
  他倒也没回他的话,握住他的手腕,就这样把那块杨桃吃完了。
  张表弟刚想抽手,可那人却握得更紧,看着他唇边的笑及那颗小小的虎牙,张表弟心里一紧
  
  不好
  
  那人拿走他手中的叉子,猩红的舌间舔过他的指尖,不同于小猫舔过的感觉,他的舌头更加柔软,张表弟感觉全身似是走过一道电流,酥酥麻麻。
  身前的人漂亮的眼睛一瞬不瞬看着自己,柔软的舌头一点一点舔过他指间残留的杨桃汁,慢慢移动着,指尖、指缝、手掌。
  在他将自己的无名指一口给含进嘴里的那一刻,张表弟这才清醒过来,一把抽回手,耳朵像是染了一层胭脂。
  “我,我先把这些端出去了。”
  说完连叉子也没拿,急匆匆就走了。
  
  
  
  陈皮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三方镶钻的戒指静静立在盒子里面。
  将盒子收回口袋里,他笑了笑,不紧不慢走向客厅,说:
  
  
  
  “爸,妈,我有点事想说一下。”
  
  
  
  
 ———————完———————

(T_T) 没错,我摸鱼去了(泥垢)

《简单》晚点再更╰(*´︶`*)╯,留言的妹子们都是小天使,(T_T)谢谢小天使们不嫌弃我的文笔,爱你们,木马~
  
  
  
  
  

评论(8)
热度(84)
© 米迦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