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迦尼

佛系更文,随机掉落……

【八一】难言之欲(一发完)

  长沙齐家三代精通岐黄占卜之术。
  
  自小齐铁嘴就常听老一辈说些有的没的。
  
  齐家老爷子曾说过:“我们做的是窥天机的事,自然是有些报应的,记着啊孙儿,心要诚,更要静,沾了些不该有欲念,那可就……”
  
  齐老爷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像是想起了些什么,到底还是没说完。
  
  
  
  齐铁嘴自小就是个不正经的性子,西洋的玩意儿传过来的时候他撂下话说要学西洋占卜术,齐老太爷气得差点没把他的腿给打断。
  
  毕竟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犟脾气一上来,家里不让学就自己偷着学,被齐老太爷发现之后依旧死不悔改。
  
  到底是家里一脉单传,齐老太爷也下不去那个重手真把他打出个好歹来,就和这齐老八打了个赌,说:“你不是说这什么西洋占卜术比咱们老祖宗的东西灵验吗,好,我就和你赌一回,一起卜个事儿,如果我赢了,你就乖乖给我把你那些不三不四的东西扔了,如果你赢了,我就再也不拦着你学那些东西。”
  
  齐铁嘴其实心里也没底,自家老太爷的本事他是清楚的,但见到点曙光他也就不管不顾,当即就点了头。
  
  齐老太爷看着他,冷笑一声:“好,那我就出题了,题目是,你的姻缘。”
  
  齐铁嘴一下就跳起来了。
  
  这岐黄占卜之术本就是个窥天机的事,看看别人还好,可到了术师自己这里,能不能看见那就是看天意了。齐老太爷这一招,出得当真——不要脸。
  
  看着自家孙子咬牙切齿的模样,他倒是开心了:“怎么,不敢赌?那你就给我乖乖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放下。”
  
  齐铁嘴硬要打肿脸充胖子,头一横:“谁说不敢了,到时候您可别反悔。”
  
  可之后齐铁嘴才是说不出的悔,他那占卜什么也没占出来,就是一双眼睛,一双带着疑惑看着他的眼睛,其它的什么也没有,可又不好说自己不行。
  
  硬是拖到那一天,齐老天爷冷笑着问:“你那西洋玩意儿占出什么了?”
  
  他心虚可面子上不能输啊,抱着个水晶球在手里摆弄:“差不多了,就是不知道爷爷占出了什么。”
  
  齐老太爷看他那眼神跟看傻逼似的,心说老子都只能看见个模糊的东西,你小子还能咋地,面上不动声色:“哦?那你占出了什么?说说看。”
  
  齐铁嘴典型的没理也要掰出个理来,明明什么也不知道,可却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笑了笑:“爷爷怎么不先说,万一爷爷什么也卜不到照我说的顺势接下去,那我不是输定了。”
  
  齐老太爷心说老子可没那么无耻,可也不想和这小子打哑谜,倒是直接说了:“午时三刻,城东找一个姓张的姑娘。”
  
  齐铁嘴心里暗叫不好,显然爷爷这是卜到了,看那一脸得意得眉毛都飞起来了。
  
  他就见不得自家老爷子得意,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反正我也一定输的,干脆恶心恶心你,给自己找个痛快。
  
  于是我们的齐老八扬了扬唇角说:“我算的也是午时三刻,在城东。”
  
  当真不要脸!齐老爷子心想。
  
  他顿了顿,看了眼自家老爷子的脸继续说:“找一个姓张的男子。”
  
  !!!!!!!
  
  齐老太爷怀疑自己的耳朵:“男的?”
  
  齐老八笃定:“男的!”
  
  齐老太爷觉得他怎么也要打断这个不孝子的腿。三条腿都打断!
  
  
  
  
  
  
  午时二刻
  
  齐家祖孙二代让人把城东盯了个遍,就看三刻能出来个什么样的姓张的人。
  
  八爷坐在酒楼上得到消息,现在整个城东,除了城东酒楼下面那个卖凉粉的阿婆姓张,没有一个姓张的。
  
  齐八爷眼皮一跳,莫非是张阿婆?转念一想,虽然他齐铁嘴祖上的确干了些见不得光的买卖,自己也做的窥天机的事,但到底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老天应该不会这样玩自己……吧。
  
  这样安慰自己,但还是偷偷找人看紧了张阿婆,午时三刻一到,若是还没个动静,赶紧把张阿婆给转移,免得齐老爷子那股信天命一套出来,自己还真得娶个八十岁的阿婆。
  
  
  
  午时三刻已到
  
  整个城东风波不起……
  
  齐八爷一声令下:“带张阿婆走!”
  
  一群人连拖带拽顺带捎上那个凉粉摊要把人带走。
  
  齐老太爷闪现,老爷子身子骨硬朗,穿着件长衫往那里一站,气宇轩昂:“八爷这是要去哪儿啊?”
  
  齐八爷站出来,和他家老爷子对视,寸步不让:“爷爷,孙儿与这位张阿婆一见如故,乃忘年之交,想结拜成个异姓兄弟,爷爷不会这也有意见吧。”
  
    “呵,”齐老爷子冷笑一声,说:“想在我面前玩这些花花肠子?带人走?今天只要有我在这儿,我倒要看看你能带谁走。”
  
  “哦,那如果我要带她走呢?”
  
  人未到声先至,人群像潮水似的主动分成了两边,在中间让出了一条道。
  
  着军装的青年身材高挑,不怒自威的气势慑人,不俗的样貌加之压倒性的气势,不容人小觑。
  
  齐老爷子眼神一眯,倒有些顾忌起来了,道:“佛爷?不知道佛爷来有何指教?”
  
  佛爷将手套取下,交给身旁的副官,道:“指教谈不上,只是有些家务事要处理。”
  
  说着,走到被齐铁嘴的人抓着的张阿婆身旁说了句:“干娘,儿子来接您回家了。”
  
  !!!!!
  
  在场有一个算一个,除了这几年都不在家,不认识张启山的齐铁嘴,都跟见了鬼似的看着传说中的张大佛爷和他恭恭敬敬对待着的干娘。
  
  张阿婆眉角一挑,看了看抓着自己的几个人,说:“那也得有人肯放我走啊。”
  
  他点点头,抓着那还在楞神的人的手轻轻一掰,咔吧,骨头断了的声音,几个闪身,刚才还抓着张阿婆的几个人全躺平在了地上。
  
  他恭恭敬敬搀扶着张阿婆上车,饶是齐老太爷也不能说什么。
  
  突然张阿婆倒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对着齐铁嘴笑了笑,说:“好弟弟,没事可要记得多来张府看看姐姐啊。”
  
  齐铁嘴人那时候都是懵的,听见她说了这么句,知道是打趣自己刚才的话,一脸纠结的点了点头,说:“一定。”
  
  张启山有些疑惑看了他一眼,仅仅一眼,齐铁嘴脑子里面猛得出现了那一双这几天都在自己脑海浮现的眼睛。
  
  是他!
  
  猛地抓着身边的人他有些激动的问:“那人姓什么?”
  
  那人也被八爷这一问给吓到了,结结巴巴说:“哪……哪个,佛爷?佛佛佛佛爷姓张。”
  
  齐铁嘴看着那辆扬长而去的车,眸光闪了闪,笑了笑,轻声道:“姓张好啊。”
  

——————完————————
题目是借用了蓝淋太太的一篇文的题目,感觉很符合就用了,侵删。

和基友浪了一天,这个天气我们还能一起出门,简直是真爱。
《简单》还在卡文中(T▽T),于是摸了个八一的鱼【泥垢】希望小天使们喜欢\( ̄︶ ̄)/

评论(4)
热度(63)
© 米迦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