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迦尼

佛系更文,随机掉落……

【四副】霸王硬上弓(AU一发完,微八一)

ABO设定,不黄爆,微八一,OOC,慎点

————————————————————

         张日山是个beta,不受什么alpha、omega信息素的干扰,所以警局的一些特殊任务因为他自身有这个实力和身份的原因,他总能接到委派。
  
  也因为这个原因,短短几年,24岁的年纪他就成了特战队队长张启山的副官,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整个特战队的二把手。
  
  要说他的上司那真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传奇,张启山张大佛爷的名号在黑白两道都具有极高的威慑力,可偏偏少有人知道的是,张启山,他是个omega。
  
  第一次发现这个秘密是在他们在执行一个特殊任务,消息泄露,他们两个已经没了退路,张启山咬开了藏在身上的催情剂,强行爆发出的信息素让当场所有alpha都有了长达近半分钟的恍然,这才让他们有机会杀出一条路给逃出来遇见齐铁嘴的救援队。
  
  事后张副官对张启山的佩服之情是有增无减,一个omega,在强行催起自己的潮期之后还有实力能杀死十多个alpha,这样的omega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人形兵器。
  
  不过他还是被张启山给请进办公室喝了茶,消失了近一个星期再次出现在警局的张启山整个人看起来气压更低了,可气色却比以前要好了些。
  
  “张副官,有些事情知道就知道了,但该不该说,能不能说,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
  
  张副官规规矩矩给他行了个军礼,说:“属下明白。”
  
  张启山知道自己这个副官是个聪明人,倒也没怎么为难他,就让他出去了。
  
  只是张副官刚到门口迎面就撞见了医疗队的齐医生提着大包小包脖子上挂着一个保温壶就进来了,圆圆的眼镜加上一笑就露出的俩酒窝,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和善又无害,一点也不像个alpha。
  
  张副官等他进去了才关的门,微微就听见了里面佛爷气急败坏的声音:“滚出去!”
  
  
  
  
  
  
  局里最近接到了一个奇怪的案子,一起未发生的绑架案,报案的是市里富甲一方的红二爷。
  
  据他说,几天前他发现了一张卡片,上面明确指明了七天后盗贼将带走二爷的妻子丫头,原本以为是谁家无聊的恶作剧,他也没太在意,只是随口吩咐了一句让人查查看这张卡片来源于何处以防万一,可在红二爷查了三天只查到了个名字之后,他不得不重视起来了。
  
  尹新月,这个让政府也束手无措追捕了两年的怪盗。
  
  张启山派出了整个特战队的成员在红府蹲守,张副官自然也不例外。整个红府叫他们围了个水泄不通,这是明面上的防备,而暗中的,也就二月红和张启山知晓,其他人一概不知。
  
  张副官在宅子里转悠了好几圈,在一些值得警惕的地方一一做了标记,但也真是由于这宅子大,逛来逛去他居然找不到路了。
  
  他踩的这块地方极其偏僻,四面除了一大片竹林以外也就是一个小小的木屋。
  
  回身刚想离开可耳畔却传来一阵非常奇怪的声音,声音不大,却非常清晰,那就像是做着困兽之斗的野兽从喉间发出的低鸣,带着极强欲望的绝望,带着血腥味的悲哀。
  
  他一步步靠近声音的来源,停在那间小木屋前,轻轻扭开门上的把手,眼前的一幕让他彻底愣了神。
  
  那是个少年,看模样不过十七八岁,一张娃娃脸带着血污凶狠地盯着他,浑身上下完好无损可他的唇角却是沾了丝血迹,四肢被链子给紧紧拴着,看见张副官的那一刻他疯了似的向他扑过来,扯得链子琳琳朗朗直响。
  
  血腥味,在他扑过来的那一刻张副官就意识到了之前闻见的血腥味是怎么回事了。
  
  这个人发情了,而他的信息素夹杂着一股血腥味。
  
  张副官甚至躲都不躲,毕竟这链子长度不够,他甚至还没近张副官的身,就被那四根锁链给限制了动作。
  
  张副官看了看整个干净整洁,没有摆放任何东西的房间,再看了看他嘴角那点血迹,眯了眯眼,这人之前,喝过血。
  
  原本他作为一个beta,alpha的信息素对他应该是没有任何影响,可这人身上这股携带着血腥味的信息素却是让他不自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危险!
  
  他的理智在告诉他眼前这个孩子的危险性,可身体却是与他的理智背道而驰,狠狠一拳往他脸上揍了过去。
  
  其实事后张副官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会揍出这一拳,这可能算是他短短二十四年人生中最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也是最出格的一件事。
  
  少年本就嗜战,现在有一个人自己送上门来和自己比划,他是求之不得,招招下了死手,虽然铁链从某种程度上阻碍了他的动作,但是招式的凶残与灵活还是让张副官吃了一惊。
  
  看着少年越打越兴奋的神情,越来越凶残的招式,张副官不禁蹙起眉,再这样下去可不妙。
  
  一步一步慢慢往后挪动着,张副官看着那几条锁链慢慢被拉直,又一拳打在了少年的腹部,剧烈的痛苦让他不禁佝偻起了身子,想反击可锁链的长度不允许他再做出什么动作,张副官紧接着又是一个手刀劈在他的脖子上,那人才乖乖软了身子瘫了下去。
  
  张副官长长呼了口气,看了眼躺倒在地上的少年,安安静静的,这样看着但是和他那张娃娃脸比较相符。
  
  虽说他之前听说过有些有钱人监禁些漂亮的孩子,可他当真想不到,这红二爷看着衣冠楚楚的,居然也是这种禽兽,连个男的也不放过。
  
  这个大误会之后不仅让二月红尴尬不已,也让张启山一直面无表情的脸有了一丝裂痕。
  
  “被锁住的少年?”二月红蹙着眉头,思索着自己府里何时有了这么一个符合他的描述的人。
  
  突然一个人窜进他的脑海,他有些试探的问:“张副官看见的这个少年是不是娃娃脸高鼻梁,差不多这么高,煞气四溢?”
  
  张副官点点头,有些惊讶这人居然这么快就承认。
  
  他苦笑一声,解释说,那少年叫陈皮,是他的徒弟,平时性子虽然有些乖张但本质不坏,原本六七年他的性别也没分化,都以为是个beta,可一年前才发现他是个alpha,而且是个先天不足的alpha,但不是身体机能有什么问题,而是他一旦发情就会变得极其残暴且嗜血,甚至有一次差点杀了一个omega。二月红给他找遍了医生也没有用,最后导致他一旦发情都只能把自己绑在那个小屋里,靠他自己撑过去。
  
  alpha天性对omega有一种保护欲,而他却在发情期差点杀了一位omega。只要一想到了这一点张副官就觉得有些不寒而栗,脑海中刹那间闪过他那张沾着血污的脸,一股寒意直接从心底升腾起。
  
  
  
  
  
  
  
  
  夜,晚风起得较平时早了些,张副官守在夫人的房门外,米黄色的灯光映在他的脸上显得格外赏心悦目。
  
  齐铁嘴期期艾艾挤在他身边,一双眼睛忍不住往张启山那边飘。
  
  当初张启山布置人手的时候,他死乞白赖要跟过来,说什么你们到时候执行任务万一有人受伤也好第一时间接受治疗啊,不说你们了,就是夫人身体本来就不好,经你们这一闹有个医生在身边也是好的。
  
  张副官说就算夫人真有什么,依二爷的性子,府上还不都得是名医,哪还用得着八爷。
  
  齐铁嘴打滚卖萌,嘴炮赖皮一起上张启山才松的口,让他和张日山一队守在夫人门口,出了什么事好稳定夫人病情不会有问题。
  
  “张副官,你看你们都守了这么久了,佛爷会不会冷啊,上次我给他煲了玉米排骨汤,可是他一口都没喝,你说佛爷是不是不喜欢玉米排骨啊,这次我给他墨鱼鸡汤好不好啊你说。”
  
  张副官被他吵的脑仁疼,揉了揉额角说:“八爷,佛爷喜欢喝什么汤我不知道,可是如果你再这样说说说,佛爷一定会先把你炖了汤。”说着示意他去看不远处张启山像要吃人的眼神,赤裸裸就是两个字:闭嘴!
  
  “啊!!!”
  
  突兀的尖叫声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张启山急忙转身推开夫人房间的门,空无一人。
  
  “丫头!”二月红疯了似得再房间翻找,没有没有,无论是哪里都不到丫头。
  
  齐铁嘴拖着他好声安慰,张启山调动了整个宅邸的录像查看,可在丫头消失前的几个小时,显示没有任何人进入过这个房间,他一遍遍回看录像,可半点结果也没有。
  
  “佛爷,”突然身旁一直默不出声的张副官说:“这里好像有点奇怪。”
  
  那是在摄像头的一个死角部分,他们能微微看见点亮光,这个地方和其它和它同一区段的地方没多大的区别,除了亮一点。
  
  张启山看着那里,突然扯过一个人问:“这是哪里?”
  
  “什……我……”那个人显然是吓懵了,结结巴巴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后院的竹林。”张副官在旁边替他说了:“今天早上我去过这里。”
  
  张启山连忙调动人手去了竹林。
  
  一个比同地域的其它地方要亮的地方,要么是这里有其它光源,要么就是这里多了些什么东西。
  
  镜面反射的平行光相较漫反射的光更为集中,进入人眼里面的光线也更多,可以预见,这里有面镜子,而魔术里面镜子最常用的用处就是,掩藏。
  
  这里,藏了个人。
  
  在他们赶到的时候看见昏迷不醒的丫头他们倒是不意外,可不见那名女贼这一点倒是让他们有些惊讶。
  
  “啊!!!!”
  
  不远处的木屋又传来了一声尖叫,在场所有人的表情都很精彩,看来,那名大盗,进了陈皮被关着的屋子。
  
  张启山刚踏出一只脚要往木屋走过去,二月红急忙拉住了他,说:“陈皮现在对alpha或者omega的信息素非常敏感,你现在过去,等于是在直接刺激他,保不齐,会他做什么事。”
  
  这一句话让在场一片alpha、omega陷入了沉思,不知道是谁说了句:“张副官好像,是beta吧。”
  
  
  
  
  
  
  
  
  陈皮嗅到了空气中飘来的熟悉的味道,盘着腿坐在地上,娃娃脸露出一个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狰狞的笑,雪白的牙齿像是要咬断谁的脖子。
  
  在一边缩着的尹新月看着他,直觉一股寒气直冲上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张副官保持在一个安全距离打量着屋里的人,因为光线的原因,他只能勉强看见缩在墙角的一个娇小的身影,那应该就是尹新月了。而陈皮则坐在屋子的中心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借着门外的光线他只能看见他的嘴唇正勾着一抹笑,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就像捕获猎物的狼一般盯着自己。
  
  空气里他信息素的味道更加浓郁了,而那股血腥味却是淡了很多。
  
  张副官想一步步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把人带出来。直到他把尹新月带到门口陈皮都一直很安静,可他刚到达那个安全区域,让尹新月先出了门,刚转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就把他人给狠狠压在了门上。
  
  身后陈皮带着丝丝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有没有人告诉你,是我自己把自己锁起来的,所以你觉得,我可能没有钥匙吗?”
  
  他的鼻子碰触着张副官的后颈那块的皮肤,beta没有腺体,可他却执意舔舐着那块皮肤。
  
  “我喜欢你的味道,很好闻。”
  
  手被压在门上,陈皮整个人几乎贴上了张副官的身子,alpha强烈的信息素把他整个人完完全全给包裹在里面,就算是作为beta,他也受不了这么充满侵略性的动作。
  
  “滚开!嗯。”
  
  他咬破他后颈那块皮肤的痛楚让他不禁闷哼了一声。
  
  陈皮带着鼻音,就像是撒娇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不要。”说着轻轻舔舐他后颈伤口处的血,带着铁锈味的液体流连在舌尖,他却是品出了一丝甘甜。
  
  要,还要……
  
  内心的渴望催促着他继续寻求这样的美味,他含住那个伤口,像是稚儿哺乳似的吮吸着。
  
  他在喝自己的血!
  
  反应过来这一事实,张副官猛得将脑袋往后一撞,猝不及防的陈皮被狠狠撞了一下,手上的力卸了几分,即刻一把枪就抵在了他的眼前。
  
  陈皮看着眼前这人坚毅的眼神,悍不畏死的气概,眸光闪了闪,突然娃娃脸笑了笑,别提笑得有多甜。
  
  陈皮很开心,非常开心,因为他发现,自己下一次到来的发情期好像可以不用再把自己锁起来了,他对眼前这个人有了欲望,不是撕碎他的欲望,而是,征服他的欲望。
  
  他舔了舔嘴角的血迹,倒显得有些意犹未尽,说了句:“有没有人说过,你就是像把弓。”坚韧、果敢、忠诚却不愚蠢。
  
  张副官不置一词。
  
  陈皮笑了笑,眼睛幽幽看不到底。
  
  
  
  
  
  
  还有你知不知道,有一个词叫,霸王硬上弓……
  
  
  
  
  
—————————完——————
  
  
  ✧٩(ˊωˋ*)و✧差不多就是这样,各种BUG,希望各位小天使们不要介意,(T▽T)看得开心就好,不要太在意细节。
  
  

评论(20)
热度(164)
© 米迦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