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迦尼

佛系更文,随机掉落……

【四副】袋里乾坤(一发完)

皮皮变小!皮皮变小!皮皮变小!
温馨向,依旧OOC,慎入。

————————————

  陈皮变小了,直观意义上的变小,一只手就能把他拍死的程度。原因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而出于某些不可说的设定关系,照顾他的任务落在了张副官身上。
  
  
  
  
  
  
  
  
  
  张副官给陈皮做了张小床,搁几块木板加几块木头拼拼凑凑,看着还挺像那么回事。
  
  陈皮看见那张床就是一脚飞踹,好好一张小床就废了,他理所当然的爬回去副官的上衣口袋,声音从那里面传出来:“爷才不稀罕睡那么个地方,爷要和你睡。”
  
  张副官心说那我得压死你。
  
  最后两人各退一步,陈皮和副官一起睡床上,但是副官在床头安了一个小的吊床,让陈皮躺里面,这也不怕他半夜被张副官压死,但怕他给摔下来,在他下面又放了个枕头。
  
  张副官睡相其实很老实,一晚上也没怎么翻身。
  
  晚上做梦梦见和佛爷去下斗,齐铁嘴看见了什么邪乎东西吓得一蹦三尺高,抱住自己的脑袋跟考拉似的,就是不放手,差点把他给憋死。
  
  起床一睁眼,脸上就是一个人四仰八叉躺着,也不嫌硌得慌。
  
  张副官把那人拎起来,心说怪不得做梦梦见自己差点被憋死,有这么个东西在自己脸上。
  
  陈皮迷迷糊糊醒过来,看了眼张副官,略微一挣扎就落在他胸口上,摸索着就往他胸口上钻,整个人贴在那儿,死皮赖脸就是不起床。
  
  
  
  
  
  
  
  
  
  吃饭的时候其实挺不方便的,也没有适合陈皮尺寸的碗筷,所以他一般都是吃些糕点、坚果、水果之类的。
  
  早上张副官吃面,陈皮坐在桌子上抱着个核桃把厨师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张副官看了他一眼,继续吃面。
  
  他把核桃一扔,张副官叼着根面条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他咬住面条的另一端,按住张副官的脸,一点一点把面条吃进去,然后……
  
  
  “啵”
  
  
  事后,张府的厨子多次被陈四爷夸奖面做得一绝,非常好吃,但张副官却是对此深恶痛绝。
  
  
  
  
  
  
  
  
  
  
  
  自从陈皮变小了,张副官就常把他揣在上衣口袋里,无论是军装、衬衫还是外出的装束,一概如此。
  
  每次张启山要下命令,回过头看见的就是自家英勇果敢的副官严阵以待,目光坚毅,身躯笔直,上衣口袋处一个小人一张娃娃脸透露出一股子阴狠看着自己,活像自己是他的杀父仇人似的。
  
  张大佛爷:“……”
  
  之后张副官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开始试着把陈皮的位置转移。
  
  齐铁嘴多才多艺,给张副官缝了个小挎包。
  
  张副官看了眼那挎包上的蕾丝和布花。
  
  陈皮看了眼那挎包娘了吧配色。
  
  ……
  
  
  
  这个报复性行为过于幼稚啊八爷。
  
  
  
  
  
  
  
  
  
  
  
  元宵节
  
  齐铁嘴美其名曰“送温暖”,带着大包小包就在张府操办起来了。
  
  张副官被抓着来包汤圆,甚至张大佛爷本人也亲自上阵。
  
  “诶,张副官包得很好啊。”来自厨娘的专业级评价。
  
  陈皮一脸骄傲的表情,那样子不说别人也能看出来他想说什么,典型就是一句: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人。
  
  齐铁嘴看了看他身前几个绿豆似的汤圆,说:“呦呵,四爷,这汤圆包得,正方形啊。”
  
  陈皮汤圆也不包了,跑到他身前那几个包好汤圆前面,一个踹了一脚,齐铁嘴心疼得直嚷嚷:“四爷四爷,脚下留情!!!”
  
  后来陈皮也不想包了,坐在桌子抱着个花生,一边吃一边看张副官包。
  
  看了一会儿,他突然问:“你会做饭?”
  
  张副官一心二用回答他:“嗯,基本的会。”
  
  陈皮思考了下,突然爬到他的肩膀上坐下,说:“糖醋排骨?”
  
  “嗯。”
  
  “烧酒鸡?”
  
  “嗯。”
  
  “大闸蟹?”
  
  “嗯。”
  
  “那我明天就吃这些。”
  
  “……”
  
  陈皮抱着个花生咔哧咔哧,张副官包着汤圆的手顿了顿,不知道在想这什么,良久,说:“加一道素菜。”
  
  “酸辣土豆丝?”
  
  “好。”
  
  
  
  
  
  
  
  
  
  
  张副官半夜睡觉睡到一半觉得胸口一闷,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身上压了个人。
  
  娃娃脸,高鼻梁,不是陈皮是谁。
  
  张副官睡眼惺忪看了看他,眼睛又闭上了,往他怀里一靠,声音带着丝还没睡醒的沙哑:“你变回来了?”
  
  陈皮把脸埋进他的肩窝,吻了吻他的耳垂,说:“嗯。”
  
  “……”
  
  迟迟没等来他接下来的话,陈皮看了看怀里的人……
  
  睡着了。
  
  雪白的脸在月光的映照下有一种瓷器地细腻感,漂亮地眼睛闭着,眉间却是不经意地蹙起,好像他一直都是这样……
  
  紧了紧搂在他腰间的手,陈皮按了按他的眉间,轻轻在那儿印上了一个吻
  
  
  
  
  
  ——晚安。
  
  
  
  
  ———————完—————

短小的一章,但是很喜欢这种风格(*๓´╰╯`๓)♡
  
  
  
  
  

评论(17)
热度(193)
© 米迦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