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迦尼

佛系更文,随机掉落……

【昕博】方便面,西游记,柚子和你(一发完)

OOC有,私设有,微獒龙,慎入!

请勿上升至真人!请勿上升至真人!请勿上升至真人!

       *
  
   许昕和方博是对天生的冤家,俩人碰一起没几分钟立刻能掐起来。但俩人交情其实真不错,方博晚上饿了偷偷开小灶第一个找的也必定是许昕。
  
  国乒队宿舍,许昕眼镜都没戴就被方博拖这偏僻一角来了。
  
  “火腿肠。”
  
  “给。”
  
  “卧槽,这特么是胡萝卜!许大蟒你已经瞎到分不清火腿肠和胡萝卜了?”
  
  许昕被他吵吵得脑仁疼:“大哥,这黑灯瞎火的你指望我能从这袋子里拿出啥。”
  
  方博嘴里咬着半截胡萝卜,借着电热水壶那个红色的指示灯发出的那点光勉强能看清许昕的脸,啧,真丑。
  
  方博鼓捣着那个电热水壶,嘟囔着:“这不是刘指禁夜宵闹的,开个小灶都不敢见光了。”
  
  许昕白眼翻过天:“不见光你还带我干嘛,啥也看不见打下手也不好打。”
  
  方博圆滚滚的眼睛盯着他,活生生成了张JPG,非常认真回答:“我以为你瞎习惯了适应黑。”
  
  许昕想一巴掌把他的脸拍进那壶半开的水里,让他享受一下鱼的自由,方便面的快感,但后来还是收了手。
  
  为啥?
  
  他脸大,拍不进去。
  
  
  水咕咚咕咚开了,许昕和方博两个人挤在一起盯着那个沸腾的热水壶,颇有一种领奖台上等着奖牌的庄严肃穆感。
  
  许昕打破了这一瞬间的庄严:“博儿。”
  
  “干嘛?”
  
  “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没有啊。”
  
  哒哒哒
  
  鞋跟敲击地砖的声音。
  
  有人!
  
  要不说是一个队相处十几年的人啊,两个人交换一个眼神,顺势一滚,双双进了球桌底。
  
  这一刻感谢刘指对这张习大大亲赠的镇舍球桌的爱护,摆在这里怕落了灰楞是用白布罩了一层,长长的布摆拖地,楞是将两个人给挡了个严严实实。
  
  方博仰躺着,身上压了个许昕,许昕本来就比他高,撑着手在他脸侧,眼观眼,鼻对鼻,呼出的热气直往他唇上扑,黑暗的环境耳边两人的呼吸声更是突兀。
  
  “许大蟒。”黑灯瞎火的,方博的声音闷闷的传出来,配着这氛围还颇有点暧昧不清的意味。
  
  许昕闻着他身上香皂的味道,淡淡的,像是舒肤佳,答:“嗯?”
  
  “你晚上吃的韭菜盒子吧。”
  
  ……
  
  许昕想掐死他。
  
  
  
  
  
  *
  
  夏天的标配,西瓜,冰棍,风扇,西游记。
  
  方博不服:“还有白娘娘和还珠格格。”
  
  “刘指要看西游记。”
  
  方博:“哦。”
  
  没说是动画版的啊喂!
  
  
  
  白龙马,脖颈儿急,颠簸唐玄奘小跑仨徒弟。
  
  方博端着块西瓜,手肘撞了撞许昕:“你说这像不像你们仨和刘指。”
  
  许昕翻了个白眼,感情说刘指是唐僧,他瞅着那身材像弥勒。
  
  “不像。”
  
  方博来劲了,兴致勃勃:“怎么不像了,你看继科,典型的孙悟空,你看龙队,典型的小白龙,你看你,典型的二师兄。”
  
  许昕说:“那你是啥?”
  
  方博一啃西瓜:“吴承恩。”
  
  许昕撑着下巴,说:“不像,人吴承恩可不止一米四。”
  
  方博西瓜也不啃了,他们本来就坐地板上,一顺手抄起手边的拖鞋,势必要和许昕决一死战。
  
  许昕早有防备,手长脚长制着方博,看那样子倒真像是把他抱在怀里。
  
  方博模样放乒乓球队真不算出众那一型,但那双大眼睛是真好看,一眨不眨盯着你,倒真有些无辜的样子。
  
  许昕左手制着他,右手捏着他的脸,眉毛一挑:“服不服?”
  
  是男人就要雄起,不能怂,哪怕被人捏着脸话都说不顺畅也不能怂,方博脖子一梗,说:“不胡。”
  
  “啧啧啧。”许昕盯着他的样子活像看着只仓鼠的蛇,眯着眼睛往他脸上吹气:“真倔。”
  
  细细绵绵的呼吸扑在脸上,方博涨红了一张脸,急忙改口:“胡胡胡,我胡了。”
  
  许昕笑了笑,露出一口大白牙:“晚了。”
  
  印下来的吻带着些薄荷的清香,方博圆滚滚的眼睛睁着,脑子里一路火花带闪电,弹幕循环一句话:
  
  许大蟒你个不要脸的居然伸舌头!!
  
  
  
  *
  
  夏天过去入秋,白露之后是中秋。
  
  国胖队训练紧,中秋这天回不了家,教练召了所有人聚聚。
  
  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规矩,中秋要祭月亮。
  
  方博抱个柚子舍不得放手,他不喜欢吃月饼却对柚子情有独钟。
  
  许昕过来,拍了拍柚子,煞有其事的样子,说:“儿子啊,你妈舍不得把你送给月亮,你说咋办。”
  
  方博随着他闹,拍了拍柚子:“到底是自己的骨肉,咱娘俩苦命啊,活生生要叫人分开。”
  
  周雨路过,看了看自己怀里的柚子,样子有些纠结,说:“要不博哥,我把我柚子给你吧。”
  
  方博苦大仇深:“别人家的儿子再好也是别人家的,哪比得上自家的儿子甜啊。”
  
  许昕笑摸狗头,说:“要不咱俩抓紧再生个二胎。”
  
  “……”
  
  流氓!
  
  
 
  
  马龙帮忙端菜,看自家师弟和隔壁家师弟对着个柚子长吁短叹,有些疑惑。
  
  跟在他身后的张继科扫了那里一眼,像是没睡醒的眼睛翻了个白眼,一语道破天机:“间歇性智障。”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但方博一直觉得中秋这天的月亮应该是最亮的。
  
  月光下,一张桌子一字排开,上面满满当当的柚子月饼,刘国梁点了三根香,身后列队排着乒乓球队众人,毕恭毕敬。
  
  一顿饭吃着不省心,国乒队平均酒量不过一瓶半,今天晚上却是往多了喝,喝到最后桌上也没几个醒着的,还有几个瘫到桌子底下了。
  
  张继科不喜欢喝酒,也没喝多少,扛着喝得神志不清的马龙,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几个刚入队的小年轻喝着喝着眼泪就喝出来了,互相抱着嚎歌,叽里呱啦也不知道在唱着什么。有个广东的小子还算留着三分清醒,看着外面的月亮开始哼粤语歌,许昕迷迷糊糊觉得调子熟悉,他跟着小胖学过些粤语,但现在却一句也想不起来。
  
  转头看了看身边,方博人早不知道去哪里了。
  
  许昕漂亮的手揉了揉额角,带着分醉意走到院子里,顺手顺走了自家“亲儿子”。
  
  
  
  
  方博缩在宿舍的床上,整个人醉成一摊烂泥,他自己都佩服自己能爬回宿舍。
  
  嘎达
  
  门开的声音。
  
  一个温暖的怀抱把他搂进怀里,来人把脑袋埋进他的脖子,闷闷的声音传出来:“孩儿他妈,我把咱家儿子接回来了。”
  
  方博眼睛都睁不开,转身把自己埋进他怀里,蹭了蹭,像是在找个舒服的位置,哼了哼:“嗯。”
  
  许昕笑了笑,紧了紧抱着他的手。
  
  
  窗外月色正浓,明亮亮的月光透过桂花树洒在床头,这是早桂,花开得早,浓郁的桂花香飘啊飘让许昕想起刚才那个小孩儿哼的歌来。
  
  舒舒缓缓的调子,纠纠缠缠像是连心里也沾了桂花香。
 
     许昕轻轻在这人额头上吻了吻,耳边传来远处谁轻哼的曲儿。
  
  
  同是过路同做过梦,本应是一对。

  人在少年梦中不觉,醒后要归去。

  三餐一宿也共一双,到底会是谁。

  但凡未得到但凡是过去,总是最登对。
  
  
  ……
  
 
  
  
——————完——————

_(:з」∠)_最后那首歌是梅艳芳的《似是故人来》

_(:з」∠)_这对真心戳萌点,流水账一样的文风,希望亲爱的们不嫌弃。

PS:请勿转出LOFTER!
  
  
  
  
  
  
  
  
  
  
  

评论(25)
热度(229)
  1. 沁纤米迦尼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超喜欢这篇!
© 米迦尼 | Powered by LOFTER